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火力掩护 >

这个排打了一场经典的战斗被写进了各国军校教科书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火力掩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0年9月5日上午,第101空中突击师第2旅战斗队第75骑兵团第1中队直属第1排(番号1/HHT/1-75 CAV),在坎大哈省扎哈里地区的1号公路以南地区首次进行了战斗巡逻任务。作为第75骑兵团第1中队的最初任务,即“努力拆除敌方基础设施并迫使撤出扎哈里地区”的一部分,要求第1排进入占领的核心地带执行任务。正如中队直属部队指挥官后来指出的那样:“地拉那的战斗为今年余下的时间定了基调,就是让知道与他们正在战斗的美军部队不会撤退。”同时,敌人被此次行动的攻击性所震惊,意识到扎哈里的据点并非难以攻破。这次任务证明了战斗经验的学习和积累对于分队(排)有十分积极的影响,并证明了一个领导正确、士气高昂、能力过硬的分队(排)可以战胜顽敌。

  2010年初夏,死灰复燃的组织笼罩着坎大哈省。在该省的大片地区,爆炸和滚滚浓烟揭示了一个坚定而有韧性的敌人的存在。事实上,在2010年春季战斗的初期,就在坎大哈市周边组建了一支难以对付的部队。在2003年的一系列攻势行动中,他们占领了城市周围的关键地形,使他们能够威胁民众并对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和阿富汗安全部队发动攻击。2003-2010年期间,坎大哈省美军数量相对不足,严重影响了国际安全救援部队及阿富汗安全部队打击该省组织的效果。

  2010年初,随着在该省攻击的增加,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准备以猛烈的打击和广泛的反击来迫使离开这座城市。最近大量增援的部队使这一行动成为可能,其目的是直接袭击坎大哈省的几个关键地区。其中一个地区就是被八十年代派遣到那里的苏联军队称为“黑暗之心”的扎哈里,同时那里也是的发源地。该领域的一位专家指出了这一行动的重要性,她说:“对历史和精神家园的打击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就是我们将利用所拥有的资源,进攻叛乱的核心”。

  截至2010年9月1日,第101空中突击师第2旅战斗队的两个步兵营和一个骑兵中队, 占领了扎哈里沿1号公路的地区。第75骑兵团第1中队占领了第2旅战斗队防御区域的中心地带,并于9月初进入威尔逊前沿作战基地。在托马斯麦克法迪恩中校的指挥下,该部队负责了扎哈里地区相当大的一部分。作为一个以侦察、监视和目标获取为主要任务的部队,第75骑兵团第1中队的规模不及第2旅战斗队的步兵营,而且其编制与装备修订表(MTOE)也大不相同。第75骑兵团第1中队的阿尔法和布拉沃分队大部分由侦察兵组成与查理连(也被称为“混沌”连)一样也是步兵单位。

  在部署到阿富汗之前,混沌连的1排与中队直属部队一起训练。排长莱利·E·麦克沃伊中尉写道:“在联合准备训练中心期间,中队直属部队决定增加一个机动分队。”在联合准备训练中心训练中期,麦克沃伊的排被分配到中队直属部队,但是在培训计划结束后,他们被送回自己的连。然而,在第75骑兵队第1中队到达阿富汗的几个星期后,1排被重新分配给了中队直属部队,并被赋予了单位名称-第75骑兵队第1中队直属部队第1排。

  把麦克沃伊的排分配到中队直属部队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方面是需要4个机动连作为与阿富汗军队坎达克营(配属第75骑兵队第1中队)的合作伙伴。阿富汗坎达克营有4个连,若没有第1排的加入,将只有3个机动分队与坎达克营合作。另一方面,因为中队指挥官想要一个可以与他的情况参谋(S2)合作的机动部队。麦克沃伊回忆道,麦克法迪恩中校需要一个由情报参谋(S2)部分控制的机动力量,使得情报参谋可以获得高价值情报目标和时间敏感目标。”情报参谋(S2)马修.A.克劳福德认为第1排的任务是“独一无二的”。他们负责“专门破坏,瞄准HVI(高价值目标)并摧毁已知的基础设施,他们的使命宣言几乎总是有“破坏”和“摧毁”的字眼”。麦克沃伊用几句话解释了为什么他的排被选中,简单地说“我们是最好的。”

  麦克沃伊的排包含了一些最有经验的士官和士兵。他的副排长-三级军士长德里克里奇是一位具有丰富经验的老兵,同时也是一位出众的领导,麦克沃伊与他的配合是完美的。 排长这样评价里奇:“对于新的目标和方向,他总是与我同心协力,随时准备训练和战斗。”班长蒂莫西·麦金尼斯上士和维克托法·吉亚诺中士也是一流的老兵。麦克沃伊表示“麦金尼斯是一个战斗经验丰富,工作非常出色的士官,他和法吉亚诺中士是一个很好的组合。法吉亚诺中士是一个能够“迸发青春活力,随时准备加入战斗”的年轻人,麦金尼斯上士则是一个经验丰富、智慧超群、随时保持冷静的战斗指挥官”。麦金尼斯的2班还有两名优秀的火力组长,杰西哈特索尔中士和扎克里弗雷克中士。在法吉亚诺的1班,火力组长——专业军士约瑟夫李和专业军士科迪钱德勒展现出了丰富的战斗知识,技能和领导能力。钱德勒也是排中最受欢迎的士兵之一。 麦克沃伊的武器班由刚刚获得中士军衔的罗伯特·辛格利率领,与其他人一样,他也是一个能够顽强战斗的老兵和出色的团队领导者。

  到2010年9月1日为止,克劳福德已经掌握了敌方大量的信息,其中包括聚集地、战斗阵地、会议地点等情况。并且他还积累了大量的有关制作简易爆炸装置(IED)的存储地点和生产设施的情报资料。所有的地点都已通过历史报告、其他情报的印证以及监视或侦察(ISR)手段确定。由于无人机“全动态视频技术”的引入,克劳福德不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识别敌人的行动模式。情报参谋(S2)曾评论道:“在扎哈里敌人的行动模式已经被我们完全掌握,他们对地形以及其他环境因素的依赖性很强,以至于在他们的日常行动中变得几乎毫无变化。”

  中队的最初目标是迫使敌人远离1号高速公路和SUMMIT公路,以便为第2旅战斗队即将实施的“龙击”行动创造条件。“我们想要形成AO(安全区域),所以一旦“龙击”行动开始,我们就可以进入安全区域,而不必与敌人一决雌雄,” 克劳福德回忆说。整个行动都是由情报驱动的,针对1号公路和SUMMIT公路附近的聚集地,战斗阵地和宿舍。“我们想要在我们的安全区域中开辟两条主要路线米的巡逻并接触目标,然后用大炮和无人机杀死敌人,”克劳福德回忆说。

  在9月第一周的早些时候,麦克沃伊接到命令,要求他和他的分队做好在1号公路以南执行任务的准备。这次行动将于9月5日上午进行。虽然他们在高速公路以北进行过战斗巡逻,但第一排尚未执行过南部的作战行动。这将是一项非常危险的任务。所在地区的地形是由密集的葡萄田、干涸的河道、林带和开放性草原相互交织而构成的,这些地形使得敌人相对来说更有优势。正如克劳福德所指出的那样,“你不可能在没有受到攻击的情况下深入该高速公路以南300米的范围”。克劳福德希望麦克沃伊的分队检查位于SUMMIT公路以西的一个可能存储爆炸物的据点。情报参谋(S2)也确信敌人在沿地拉那北部,一个名叫圣约翰的土路上,至少占据了一座建筑物作为其指挥控制的据点。

  收到预先号令后,麦克沃伊和他的士官们就开始了战前检查。他们收到了近期简易爆炸物攻击地点及路线的可靠情报。 哈特索尔回忆说:“我们已经深入的了解如何发现这方面的情报”。这个任务将由威尔逊前沿作战基地的无人机、155毫米榴弹炮、120毫米迫击炮和近距离作战攻击机(CCA)提供支援。经过一切必要的准备工作后,麦克沃伊的分队和他们的阿富汗同行在9月4日晚间做好了充分准备。

  大约在9月5日7时,第1排和阿富汗分队开始从威尔逊前沿作战基地向南机动。巡逻任务本应该早点出发,但阿富汗特遣队有些晚了。2班A火力组组长哈特索尔带领着步兵分队穿过了阿富汗警察(ANP)把守的大门。哈特索尔后面是他的两名组员,上等兵史蒂文·克雷索恩和上等兵约瑟夫·阿维佐。哈特索尔的小组以交错的行军队形向南行进,向1号公路进发。随后是阿富汗分队,以及2班班长麦金尼斯和B火力组组长弗雷克。弗雷克是B火力组的唯一一名战士,因为他的两名士兵,专业军士赖安·约翰逊和上等兵恩赫正在休假。

  在队列的中间,麦克沃伊一直关注着阿富汗分队与其他分队之间的平衡。“这是我们第一次巡逻”,麦克沃伊回忆说“指挥阿富汗部队是有点困难的。”与排长在一起的是直属部队指挥官迈克尔·克莱耶上尉以及担任前方观察员(FO)的上等兵马克·德雷克。上等兵安东尼·苏瑞特担任麦克沃伊的报话员(RTO)。

  在这些队伍之后的是1班A火力组组长钱德勒以及列兵迈克尔·艾科维洛、上等兵凯尔霍尔。队伍中间是1班班长法吉亚诺和配属的司令部直属部队军医蒂莫西·彼得森。在法吉亚诺后面的是1班B火力组组长李和他的两个士兵,上等兵安东尼·汤姆森和上等兵赫克托博尼拉。与法吉亚诺一起的还有武器班班长辛利和他的M240G机枪组(武器班使用M240G机枪,战斗时武器班成员将视情分配到各班的火力组中加强火力)成员,上等兵斯宾塞·哈里斯,上等兵里格贝托·索托和上等兵科里多迪。

  巡逻队后排为三级军士长利奇,上等医疗兵罗伯特·克鲁斯,以及重武器班的弹药员专业军士安德鲁·英格拉姆。英格拉姆背着的突击背包内携带了500发7.62毫米子弹,并且还携带了一支M14半自动狙击步枪。随着队伍在大门和1号公路之间展开,利奇和克鲁斯以及英格拉姆开始向队伍前方移动。“像往常一样,”利奇说,“我们会在队伍的每个人之间穿插,以确认每个人当前的状态,以便于我及时把握部队情况,同时也能够使我与排长、班长之间相互协调。”当他的排通过阿富汗警察把守的大门后,麦克沃伊打电话给指挥所(CP)报告他们已经出发。他记得这一天“很热,超过100华氏度(摄氏38度),晴朗无云”。

  在1号高速公路,第1排设置了左右安全警戒,阻断了所有交通并迅速移动到高速公路的南侧。一到那里,这个排就从一个交错的行军队形变成了一个小队的楔形队形,然后穿过一片开阔的田野向西行进,向SUMMIT路进发。哈特索尔在这个行动阶段担任先导任务。穿过SUMMIT公路,麦克沃伊的士兵小心翼翼地接近名叫帕萨布的农业村。 “我们一直前行,直到我们更接近帕萨布村,在那里我们着手进行安全警戒,注视着每一条进路,尤其是1号高速公路,”利奇回忆说。考虑到简易爆炸物的威胁,哈特索尔继续为队伍选择“最可靠和最安全的路线”。为了机动到帕萨布北边,利奇记得:“我们为了在建筑物之间移动,将队伍切换成包围和移动监视队形,以确保战斗单元的安全性,同时与另一个战斗单元一起推进。”麦克沃伊表示,在这点上他并没有给出指示,“班长知道他们的路线和应该做什么。”

  巡逻队向帕萨布以西移动了约600米,然后向南转向第一条河谷。当哈特索尔走近河谷时,他要求停下来检查“危险地带”。他回忆说,河谷中有少量水,但“有很多树木很多灌木丛”并且“你只能看清你面前15英尺或10英尺的范围。”在短暂的停顿后,部队开始穿过河床。“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进入河谷,并行进了大约100米才穿过了它”利奇说, “对于这个行动,我们成一列纵队,但分开的距离刚好能够相互支持。我们让一个战斗单元前进,找到过路点并进行安全警戒,然后其他所有人继续前进”。

  当部队的其余部分穿越第一条河谷时,哈特索尔和他的小组向南移动了大约100米进入一个开阔场地。在接近场地的途中,哈特索尔注意到一小块塑料。相信它可能是一个简易爆炸装置,哈特索尔第二次要求队伍暂停,并开始着手清除。“所有事情对我们都是危险的,”他后来表示。在检查了塑料片后,哈特索尔宣称“没什么事了”之后,他的小组再次朝着南边的一条林带前进。

  哈特索尔的小组穿过林带,行进了约200米抵达下一条河谷。部队领导将这一障碍描述为“小溪河谷”。进入小溪后,麦金尼斯的2班与哈特索尔的队伍一起朝东北方向一个带椭圆形屋顶的大型土屋移动。当2班向该建筑移动时,法吉亚诺的1班和武器班为其他人提供安全掩护。法吉亚诺说“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中得知,由于地形非常复杂,以至于放置在葡萄园里的机枪不能真正掩护任何人”。当麦金尼斯的2班进入那个有着破损墙壁环绕着的小型开放式庭院的泥屋时,法吉亚诺的1班和武器班为他们进行掩护。麦金尼斯的班在房子里什么都没发现。“我们的领导与当地老乡进行沟通......我们问他们有关在哪里......这个地区有没有活动?”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部队没有在当地居民那里得到任何可行情报。为了在附近找到简易爆炸物的存放地点和其生产设施,麦克沃伊决定向南继续推进。

  哈特索尔再一次引领麦金尼斯的2班向南边的第三条河谷目标移动。与此同时,法吉亚诺的1班沿着第三条河谷向西南方向前进。法吉亚诺的士兵穿过密密的丛林,出现在河谷的南侧。“就在我的南边,那里很开阔,有高高的草地,南边是一个村庄,”1班长回忆道。法吉亚诺的班迅速占领了一个监视位置,以便在2班朝第三条河谷前进时对其进行掩护。李和他的班面向北方,为2班提供安全保障。麦金尼斯表示,1班的任务是“监视运动目标并阻止敌人利用河谷到西边,而我的班前往目标,并确认那里是否为简易爆炸物的存储点”。

  麦金尼斯的人穿过河谷后,进入靠近目标的一片空地,麦克沃伊说:“事实证明这是一口井。”和2班在一起的是麦克沃伊、前瞻观察员德雷克、利奇、克雷耶以及10名阿富汗士兵和武器班成员。对这口井的快速搜索没有发现什么。“主要目标就是这口井,据信这是一个爆炸物的存储地点,”麦金尼斯回忆说。“在发现原目标不是存储地点后,我们向西南方向移动约50-75米,抵达葡萄园的北部角落,找到一个小的掩体。” 哈特索尔和他的A队以及来自武器班的哈里斯,在葡萄园西南角附近的一堵墙后面设置了一个监视位置。弗雷克也在墙后占据了一席之地。队伍中的其他士兵向西北和东部推进。哈特索尔很快加入了在墙后的麦金尼斯团队。在发生这情况时,其他的武器班成员辛格、多蒂和索托在河谷的北侧建立了后方火力支持。

  随着麦金尼斯的人员占领了阵地,一名阿富汗士兵开枪向葡萄园里的一名阿富汗“农夫”发出了警告。农夫转身逃走,几名阿富汗士兵在他身后追进葡萄园。在这个节点上,麦克沃伊决定继续等待并保持警戒,直到阿富汗士兵追到那个农夫回来。阿富汗士兵很快带领那个农夫走出了葡萄园。哈特索尔记得与该名男子谈话时,巧妙地质问他是否在该地区存在。麦克沃伊坐在一个干草堆旁,回忆起麦金尼斯、阿富汗士兵和农夫聊天的情景。在西边警戒的法吉亚诺1班对于2班正在发生的事情充满了疑惑。

  与农夫的问话大约持续了五到八分钟的时间,哈特索尔听到一声枪响。“我听到一声短促的枪声,我原以为这是阿富汗士兵的射击,但是那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同。然后战斗开始了。我开始判断方向和距离。我看到,我的西南部大约300米到350米有两座孤立的建筑,就是向我们这里开火的地方。”弗雷克在葡萄园北面的墙后也听到了枪声。“我们听到了几声枪响,随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他说。在第三个河谷担负后方警戒任务的辛格利、索托和多蒂可以听到从他们头顶飞过的子弹。克鲁斯回忆说,火力十分激烈,以至于“我们被压制住了。” 他记得自己暴露在最初的敌人火力之下,在像冰雹一样的弹幕之下冲向葡萄园以北的墙壁。 “他们在我们前面的葡萄田里打了一阵”他后来说道。尽管遭到了小型武器的突然袭击,1班、武器班和直属部队指挥员迅速反击敌人。哈特索尔和M240G机枪手哈里斯是第一个从葡萄园以北进行反击的人。

  弗雷克中士可以在他西南部的两座建筑物内以及周边看到大约20名敌方战士。他立即意识到,班组武器无法对敌人所在的地区进行有效射击。在来自敌方小型武器和机枪子弹的呼啸下,弗雷克和哈特索尔从他们的防守位置移动到墙后大约25米的空地上。在他们前进的同时,班内的其他成员用M4和M249G进行了掩护性射击。一进入空地,哈特索尔进行掩护射击,而弗雷克用M320榴弹发射器向前方敌人发射。随着弗雷克发射的40毫米高爆炸弹在防守阵地上爆裂,哈特索尔继续指挥他的小组并协调他们的火力。

  在西边,法吉亚诺的1班也遭到了激烈的枪击。他立即呼叫麦克沃伊,并开始研判情况。他后来指出:“真的无处可去。这些人对地形十分熟悉。他们知道我们不会撤走,他们知道我们将不得不与他们在一条一条河谷中一决雌雄。” 法吉亚诺很快意识到他需要获得对敌人的火力优势,并开始与他的组长钱德勒、李进行沟通。

  大部分火力来自于1班南部的河谷以及圣约翰公路北侧的两座建筑物。法吉亚诺回忆起麦克沃伊在无线电中说的话。排长已经向指挥部进行了汇报,随后他协助前方观察员德雷克调整无线电,呼叫近距离作战攻击机(CCA,OH-58 Kiowas)提供间接火力支援。现在,麦克沃伊决定让他的班长们“战斗一段时间”,直到他可以获得更多的空中火力支援。法吉亚诺记得麦克沃伊说:“我们将会获得近距离攻击机的支援。让我们在这里坚持下去。”由于对敌人位置的了解掌握,当他的队伍试图获得火力优势时,麦克沃伊决定使用空中火力支援。

  当法吉亚诺的1班开火后,他们立即引起了敌人对南方的更多注意。“他们显然是被首先看到的武装力量,因此对他们的攻击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哈特索尔在战斗后表示。“当1班开火时,敌人向他们还击”。的确,法吉亚诺的班被一股小型武器的密集射击吞噬了,子弹掠过他们的头顶,撕开泥土,沿着河谷穿过植被。敌人的火力十分猛烈,法吉亚诺不能确定他还能否保持火力优势。班长呼叫与汤普森、博尼利亚一起的李。“我想带上更多的M320榴弹发射器和人员......我想要更多的射手,所以李跳了过来,我们留下了两个人继续面向北面”法吉亚诺说。

  尽管敌人不在M320的射程范围内,李回忆说用高爆榴弹射击是一个吓人的战术。在法吉亚诺线东侧,钱德勒,亚科维洛和霍尔使用他们的M203、M320和班用自动武器一起持续射击。钱德勒可以看到大批敌人在他正南方的一座建筑物跑进和跑出。当敌人跑出建筑时,他们会尝试建立射击位置伺机开火,然后躲回屋内。随着交火愈演愈烈,李开始将他的队伍转移到阵地上,以节省弹药资源。敌人继续向1班阵地发起毁灭性的进攻,使李大为惊讶。“他们不想退后或者离开。他们坚守在那里和我们战斗。他们拥有建筑物可以藏身,而我们有树木和一段墙壁作为掩体,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以停止战斗”李回忆道。

  在东部,2班继续向西南方向的建筑物开火。弗雷克从他所在的位置注意到,大约有10名敌方人员企图沿圣约翰公路向东移动。弗雷克意识到试图攻击2班的侧翼,他立即调整火力应对敌人对侧翼的射击。激烈的火力迅速阻止了敌人向我方侧翼的运动。当这一切发生时,哈特索尔继续在空地和防守位置之间来回穿插。哈特索尔在这两个阵地之间穿插,以便使用班里口径最大的武器吸引敌人。随着战斗节奏的加快,他还继续向他的团队提供战术指导并指挥他们的射击。

  值得注意的是,麦克沃伊位置上的几名阿富汗士兵正在2班战斗阵地前方约30米处乱作一团。随着子弹的纷飞,排长迅速命令阿富汗军官将他的所有人员带回到2班阵地以北约50米处的一条小自行车道。此时,德雷克已经数次呼叫指挥部向南方的敌方阵地进行间接火力打击。正在他呼叫时,近距离攻击直升机飞到了头顶。当德雷克与OH-58 Kiowas(OH-58基奥瓦侦察直升机)协调时,麦克沃伊告诉麦金尼斯,他计划将部队撤到自行车道,但还是担心火炮的爆炸位置可能过于靠近自己。麦克沃伊回忆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战斗巡逻,他非常关心是否有足够的安全空间。他记得,在后期的任务中,他们呼叫炮火支援时减小了安全距离,“但这一次......我们退出了100米,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随着排长不断调整部署,法吉亚诺的班面临新的挑战。在1班的战线上,这场斗争继续激化。冒着高温和不间断的敌方火力,法吉亚诺的小队以技巧和决心回击。班长在阵地上不断穿梭,在他指挥小队防御时一再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之中。当1班向南面的敌人开火时,法吉亚诺注意到李的火力组的火力变弱。原因是博尼利亚的武器发生了故障无法修复。法吉亚诺冲到博尼利亚的位置并试图帮助修复。在迅速检查武器的问题之后,班长发现撞针断了。法吉亚诺爬回阵地,得知因柱塞断裂造成汤普森的M203榴弹发射器也发生了故障。尽管面临逆境,1班保持冷静并继续反击。“虽然两个武器系统损坏,并且他们当时完全没有经验,在枪战的感觉上完全没有经验......他们做得很棒......每个人都保持冷静,” 法吉亚诺回忆道。

  当1班评估当前情况时,他们的对手保持着机枪和小型武器的致命攻势。尽管如此,1班不断对敌人开火。在左边,钱德勒、亚科维洛和霍尔在法吉亚诺的右边发起攻势,李、汤普森和博尼拉同样坚定的抵抗敌人的火力。法吉亚诺看着敌人的防线,叫喊着开火的命令,看到一颗敌人的子弹从地上弹起,正好在汤普森的手臂上飞过。班长惊愕地看着汤普森一下子躲回到掩体后面,然后迅速返回,继续与敌人交火。“他们做了很好的工作”,法吉亚诺后来说。

  法吉亚诺和钱德勒仍然可以看到一大群敌人在他们西南的建筑物附近顽强抵抗。除了情报参谋(S2)克劳福德上尉外其他士兵们当时都不知道,这个建筑物实际上是一个战斗阵地和指挥控制点。克劳福德已经收集了该建筑物2007年之后的各种数据。依托一架“捕食者”无人机和一架“收割者”无人机以及其他固定翼飞行器在空中飞行,战区司令部可以清楚地看到5-10个敌人正在从南部地拉那和圣约翰公路移动。这些敌人显然是为增援而来。

  这座建筑的确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钱德勒向法吉亚诺喊道:“嘿,看看他们从哪里开火?”班长发现敌人在那个大楼里开火,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大声说道:“用SMAW-D攻击(肩部发射多用途突击武器 - 一次性)。破坏该建筑物!”钱德勒立即抓住SMAW-D,将武器放在他的肩上,瞄准并开火。钱德勒在向建筑物发射的时候犹豫,这武器背部的火焰将会明显暴露自己的位置。不幸的是,这一轮他错过了目标。转而使用他的M203榴弹发射器继续向敌人射击。当法吉亚诺帮助李沿着河谷的边缘散开队伍时,一枚子弹击中钱德勒的左臂,另一个击中他的小腹。 “那听起来像是爆炸,”他回忆说。这一击将年轻人击倒在河中。 “我只记得试着爬回护堤拿回我的武器,然后回到我的阵地,但我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然后我倒入了河谷。”

  在一瞬间,指挥部的军医彼得森跑进河谷帮助钱德勒,李快步跟随,1班班长法吉亚诺紧随其后。医生告诉班长,一枚子弹穿过了钱德勒的手臂,另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小腹。彼得森紧紧按住伤口,告诉法吉亚诺,钱德勒需要“紧急手术”,并要求班长紧急呼叫医疗后送。“钱德勒中弹,需要紧急手术”,班长立即报告军士长利奇。

  麦克沃伊接到紧急医疗后送的电话,指示利奇来处理。麦克沃伊后来回忆说,这个命令是不必要的,因为利奇和分队医师克鲁斯已经在前去的路上了。利奇和克鲁斯冲过火线匆匆奔向钱德勒。“我们必须穿过田野到林带,”克鲁斯回忆。当他们找到钱德勒时,克鲁斯才想到敌人的子弹一直在他们头上穿梭。他还可以听到子弹击中他们周围树木的声音。

  有利奇、彼得森和克鲁斯照顾钱德勒,法吉亚诺和李重新返回阵地。法吉亚诺爬回了护堤,看见亚科维洛向敌人射击。亚科维洛询问法吉亚诺关于钱德勒的伤情,“随后又转身开始了射击”,班长说。敌人的子弹继续击中他们周围的树木和土地,法吉亚诺的班重新展开激烈的战斗。

  伴随着医疗后送直升机的轰鸣,麦克沃伊越来越担心1班阵地上敌人数量。医疗直升机将被迫在他们后面的大草原上降落。当直升机靠近时,麦克沃伊告诉利奇,在黑鹰进入视野后立即用烟雾标记着陆区(LZ),并指示他的士兵们向敌人阵地猛烈射击(火力压制)“我只需要每个人轮流射击,让敌人在我们转移钱德勒的情况始终不敢抬头,”麦克沃伊回忆。随着医疗后送工作的进行,德雷克停止射击。“当我上了飞机以后,我便停止了射击,”他后来指出。

  随着医疗后送直升机向着陆区靠近,1班和2班以及重武器班向南部的敌方阵地实施火力压制。然而,当黑鹰降落在草地上时,敌人的火力还是增强了。李指出,“他们提高了射击的频率,同样我们也一样提高了还击的频率。”黑鹰降落时,敌人的射击击中了树木,几枚子弹掀起的泥土飞溅到了汤普森的脸上。李回忆说,1班“几乎被困住了。”钱德勒后来表示,“飞机进入战斗后,似乎所有的妖魔鬼怪都登场了。开始向飞机射击。”飞机一降落,机组负责人就跳下来,帮助彼得森军医、利奇、克鲁泽、霍尔和李把钱德勒带到等候的飞机上。在将他放入黑鹰时,敌人的子弹穿过飞机机身。“他们把我放进飞机并开始起飞时,我听到子弹击中了飞机,在那个时候我只是想,我正在下落。我们正在下落,我真的很惊讶他们居然返回了基地。”钱德勒回忆说

  随着医疗直升机向北飞行,麦克沃伊现在可以将2班撤回到自行车道并可以请求更多的火炮射击。当麦金尼斯的班和重武器班的一部分赶到北方的自行车道后,德雷克和麦克沃伊向指挥部要求用155毫米榴弹炮和120毫米迫击炮向圣约翰公路以北的敌人阵地开炮。随着阵地猛烈的爆炸,2班与他们的阿富汗士兵一起在自行车道上占据了攻击位置。 “我们回到了阵地继续战斗”哈特索尔说。他记得自行车道是“一个很小的沟渠”,“提供了......小小的掩护,但是隐蔽性很好,有很多植被,敌人无法看到我们。”当麦金尼斯的士兵在自行车道占领新的进攻位置时,辛格的队员继续在该河的北侧提供后方火力掩护。由于2班在自行车道上的位置优势,敌方火力被迫放缓。哈特索尔指出:“在此之后敌人不再向我们进攻,他们都在向1班阵地前进。”

  在敌人占领的建筑物周围,榴弹炮和迫击炮弹以雷鸣般的闪光降落。与此同时,基奥瓦直升机又回到了目标区域。德雷克命令停止间接火力,等待直升机的攻击。装备着火箭和.50口径机枪的基奥瓦直升机准备发动攻击。然而,他们不能确定的确切位置,需要有人来标记目标。哈特索尔回忆说:“基奥瓦直升机在寻找敌人阵地时非常困难。”虽然2班能够看到自行车道上的敌人位置,但他们的M320和M203榴弹发射器的最大射程距离还差150米左右。哈特索尔告诉弗雷克,必须去标记目标。冲到麦金尼斯的位置,哈特索尔请求班长同意他带着弗雷克一起向前突击,用M203榴弹发射器标记目标。请求很快获得批准。当哈特索尔和弗雷克向南突击时,麦金尼斯命令他其余的队员们提供掩护火力。

  哈特索尔和弗雷克在自行车道前方的一个开阔的田野里跑了大约250米,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新耕耘的黑色土地之中。哈特索尔回忆说:“我迅速卧倒,弗雷克中士开枪射击,我只是在投掷爆炸手榴弹。两名队长迅速被敌人“精确定位”,子弹立即飞过他们的头顶,射入他们附近的泥土中。在使用M203发射两个到三个烟雾弹之后,哈特索尔和弗雷克又回到了自行车道。不幸的是,烟雾很快消散。弗雷克后来指出,M203发射的榴弹“烟雾不会长久。”当基奥瓦直升机飞回来时,他们告诉地面上的士兵“我们还没有看到它,再次标记。”再次,两名士兵跑了回到敌人火力下的旷野。弗雷克再次标记地点,这次直升机看见了烟雾并锁定目标。

  当基奥瓦直升机开始攻击时,麦克沃伊和德雷克从自行车道的安全处跑到露天场地,放置一个VS-17标记板以帮助飞行员识别1排的位置。当他们俩在敌人子弹下向前冲时,2班进行了火力掩护。将标志牌放置在哈特索尔和弗雷克发射烟雾弹的地点附近,麦克沃伊和德雷克迅速返回。在2班的火力掩护下,富有勇敢和领导能力的麦金尼斯也跑到露天场地放下另一个标志牌。随着烟雾标记和标记板的到位,基奥瓦直升机炸毁了敌人的阵地。“当飞机开始向敌人发射的时候,压抑的紧张局势迅速释放......有一些欢呼声,”麦金尼斯说道。

  在战斗的这个节点上,麦克沃伊决定向北方撤回到更好的防守位置。整个分队将重新穿越河谷,并在附近的一片草地上展开防线,那周围有一堵墙,似乎是一个坚实的地方。麦金尼斯记得草地边上有“三四英尺长的墙,我们可以在敌人攻击时处于非常好的防守位置。”2班和重武器班先撤了回来。紧随其后的是法吉亚诺的1班,他们在基奥瓦直升机的掩护下从西部撤回。这几小时以来第一次,整个分队在同一位置进行全方位的防守。

  尽管新的防守地点是一流的,但分队仍然承受打击。哈特索尔说,敌人的枪声越来越近,噪音越来越大。他还注意到,的火力变得更加准确。很快,敌方手榴弹的落点开始靠近分队的位置。实际上,凭借对地形的熟悉,几个敌人已经向分队的新位置靠拢过来。

  德雷克很快意识到,他无法在新的位置正确呼叫或调整火力支援,并要求前往河谷。在接到麦克沃伊的指示后,德雷克、法吉亚诺、霍尔和亚科维洛一起爬回河谷。敌人逐渐靠近,法吉亚诺回忆起霍尔直接跳进河谷,“准备好了和那些不同阵营的敌人战斗”当他们向前移动时,麦金尼斯将几枚手榴弹投掷到河谷南端。几秒钟后,法吉亚诺听到一名敌人在向他们靠近。“我想他试图跟着我们爬到河谷,并伺机伏击我们,”他后来表示。班长迅速向那个男人扔了一颗手榴弹,当场将其炸死。

  在沿着河谷的粗糙丛林中,德雷克无法找到合适的位置来确定目标,并告诉法吉亚诺这个位置看不到敌人。“这不是一个好地方,”他说。由于德雷克看不到,并且有更多的敌人攻击他们的侧翼,法吉亚诺决定返回。当他们回到北方的阵地时,麦克沃伊决定分队转移出草地。进一步向北移动到那个早晨检查过的泥屋里,把它变成一个堡垒。新的地点也将为前方观察员提供更好的观察视野。

  “我们都回到了那个房子,” 法吉亚诺说。当他的班在小屋的西侧建立阵地时,麦金尼斯的2班占据了东部和南部的阵地。“这是一个用泥土夯制的房子,实际上很大,”哈特索尔回忆说。麦克沃伊让德雷克、英格拉姆、多蒂、哈里斯和索托使用M-14、M240G部署在屋顶上。法吉亚诺靠近屋子,以提供指挥和控制。英格拉姆在他的M-14上使用10倍镜,可以清楚地看到战士在边700-800米的多个地点向我们射击。他还看到敌人的增援部队向圣约翰公路以南集结。他迅速将有关敌方目标的信息转达给麦克沃伊、德雷克和重武器班。当多蒂和哈里斯向目标发射M240G时,德雷克开始呼叫基奥瓦直升机和155毫米榴弹炮前来支援。

  敌人的大部分活动似乎都围绕着一个建筑物。正如克劳福德上尉所预测的那样,1排面对的敌人显然与一个重要的敌方指挥点有关。对屋顶上的士兵来说,敌人似乎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这个建筑。然而,的战斗意愿对美国人和他们的阿富汗盟友是有利的。从他的观点来看,麦克沃伊在保持观察其行动能力的同时,与敌人保持了很好的对峙距离。虽然显得意志坚决,但是麦克沃伊和他的战士们决心消灭尽可能多敌人的意志同样毫不动摇。

  在几分钟内,德雷克请求的炮火覆盖了敌方目标。当英格拉姆通过他的望远镜观察到炮火后,他将战斗损伤评估(BDA)报告给了德雷克和麦克沃伊。英格拉姆还帮助德雷克校准了火力。在两名士兵相互配合以及榴弹炮的猛烈攻击下,的伤亡开始上升。在战斗继续进行的同时,德雷克还指挥旋翼直升机向敌人射击,并协调了两个间接火力任务。一名美国陆军军官在战斗结束后总结,德雷克是“一位无价的指挥员,他的冷静和有效的行动给敌人带来了直接和致命的后果。”事实上,情报侦察方面已经截获了敌方通讯,其中一名战士告诉他的同伴,“雨下的很大,我们必须走了。”

  随着火炮弹幕愈演愈烈,英格拉姆用M-14击中了几名敌人。屋顶上其他的人员也对的战斗阵地保持着稳定的射击。“我们尽可能地向他们开火......” 多蒂在任务之后说道。当1排继续射击时,敌方的子弹偶尔会从他们的脑袋上飞过。

  通过M-14瞄准镜,英格拉姆可以清楚地看到炮火攻击对敌方阵地的影响。当他继续扫描目标地区时,他惊讶地发现一辆敞篷卡车在后部承载了大约12个敌人,正在通过硝烟弥漫的战场。在一条狭窄的泥土路上,卡车突然停在一座敌方建筑物的旁边。这位年轻的射手继续关注,装备着火箭筒(RPG),重型机关枪和AK-47的战士从卡车上跳下来,朝不同的方向散去。英格拉姆在他们逃跑时击中了其中一名战士。他指示其他人使用M240G向那些目标射击。

  卡车立即开走了。当灰尘散去后,英格拉姆发现了一个挥舞着白色旗帜的敌方战士。英格拉姆说,这个人“开始向我们挥手,嘲弄我们”。麦克沃伊认为这个战士“认为是把我们赶走了,就好像在说‘你们过来啊’”,英格拉姆向那个男人开枪,但没有打到他。当德雷克试图调整对该地区的火炮射击时,他没有收到任何回应。激动的德雷克问道:“嘿,这次发生了什么事?”令他们惊愕的是,麦克沃伊和德雷克意识到指挥中心正将火炮转移到该地区的其他目标。“我记得我和指挥中心之间有很多关于何时何地开火的争论,”麦克沃伊说。“从我的观点来看,要对我和我的伙伴们造成最大威胁的目标进行攻击。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尖锐而激动的来表达我对如何优先考虑目标的担忧”。

  指挥部的确将火力引导到了其他目标。克劳福德后来写道:“指挥部的关注点在于机动力量参与作战。我们依托情报侦察平台,然后利用阿帕奇和基奥瓦一起作为前方观察员进行火力攻击。同时,我们还使用了无人机作为观察员执行了几次火力攻击任务。”战斗结束后,麦克沃伊完全明白了指挥部试图做什么。“后来我发现他们正在向增援部队和其他可以用情报侦察系统看到的目标射击。他们还可以更好地了解整个战场和地拉那镇的情况,”麦克沃伊后来写道。最后,麦克沃伊明白了这个过程,但在这次任务中,他对无力引导火力支援攻击那些他认为最大威胁的目标而感到愤怒。

  通过使用大量的情报侦察系统设备,指挥部消灭了麦克沃伊和他的队伍看不到的敌方人员。由于增援部队赶来保护他们的指挥所,他们的行动使指挥部能够捕获到惊人数量的情报。事实上,1排坚持战斗的时间越长,克劳福德通过情报侦察系统获得的情报就越多。 麦克沃伊说,“他们希望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走出去,发现敌人,与敌人保持对峙...足够长的时间,以便他们能够继续发现情报,然后他们可以使用更好的侦察设备, ...与他们战斗。我们在那里坚持了三个小时,他们发展了很多关于地拉那的信息。”

  经过三至五个小时的激烈战斗,1排已经筋疲力尽。弹药和水也快消耗殆尽。他注视着散落在小屋周围那些满身泥土的疲惫士兵,麦克沃伊决定返回威尔逊前沿作战基地。“经过三个小时的交火后,你的肾上腺素水平很低了,你缺水,精力不足,”他说。麦金尼斯回忆说:“这些人都快烤熟了”。抽出他的地图后,麦克沃伊迅速挑选了一条返回威尔逊前沿作战基地的路线,同时,大家集中起来整理他们的装备并准备移动。该部队从小屋中撤离时,敌人的射击早已停止,间接证明了炮兵和基奥瓦的破坏性后果。

  1排和阿富汗分队成防守队形向北移动。当他们返回威尔逊前沿作战基地途中,士官们依然保持纪律,每个人都保持着敏锐的状态。“他们做得很好,”麦克沃伊说。毫无疑问,许多士兵想到了钱德勒,并推测他的状况。经过1号高速公路以北后,分队向东行进。哈特尔索尔回忆说,高速公路的北侧“被称为更安全的地带”。

  1排的士兵和他们的阿富汗分队没有发生意外地回到了威尔逊前沿作战基地。当他们进入大门时,指挥官和第一军士告诉他们,钱德勒会好起来的。作为一个额外的好处,1排很快就知道从敌方截获的通讯信息表明“对新单位的出现十分愤怒”。这是1排在其为期一年的任务中进行的许多破坏和摧毁任务中的第一次,事实上,它为未来的行动设定了方向。

  在地拉那的战斗是1排所经历过的最大和最长的战斗。无法计算确切的敌人伤亡人数。情报后来表明至少有三名战士死亡,大约五人受伤。确切的数字很难确定。尽管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敌人,但麦克沃伊的士兵们表现得非常勇敢和熟练。排长后来说,虽然这是他第一次与敌人交火,但他的所有士官都是参加过多次实战的老兵。从第一次敌方射击后,麦克沃伊决定允许他的士官们自发组织战斗。“每个班长都做了五分钟的事情,不管为了获得优势而做了什么,都向我汇报,”他说。麦克沃伊确信,一名训练有素的“A型”领导人做出的每一项决定“并不能转化为一个优秀的步兵排,或者任何形式的,好的机动排。在我去阿富汗之前的一年半前,我就是排长了,”他指出。“我与这些人一起工作,这些人尊重我,但你必须让他们做好自己的工作。你需要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你需要知道他们应该做什么,但不要为他们做他们应该做的工作,因为它最终会给队伍和士兵带来糟糕的结果或灾难性的后果。”

  在地拉那的战斗也强化了麦克沃伊的士官们几项领导原则。麦金尼斯指出:“要放慢速度,刻意去做,一切都要刻意而慢慢地进行。” 法吉亚诺相信能力完全出自于基础知识的学习和平时扎实的训练。“这些都是关于基本技能......基本士兵纪律和基本士兵技能。”哈特索尔后来说:“不要走相同的路线......不要走容易的路线......如果你看到一条路,如果你必须越过它,那就小心翼翼的清除障碍,快速通过,不要漫步。那样太容易出问题了。”

  麦克沃伊的巡逻任务取得的战术成果确实令人印象深刻。“这一行动的主要结果是我们有能力向展示我们的立场和战斗力,而不是在第一次枪声中撤回警察局”,马修克劳福德写道。“麦克沃伊和他的小队进行了持续5个小时的交火,从未显示任何战术急躁的迹象。这对于那些想把巡逻队打回警察局的当地战士的勇气和士气是一个打击。这五个小时交火的主要结果是,我们在自家的后院踢了他们的屁股。“毫无疑问,地拉那的战斗为第75骑兵团第1中队建立了一个成功的模式,并帮助奠定了大型作战的基础。这一行动也巩固了第1排士兵之间的联系,并展现了他们在扎里地区根除方面娴熟和坚定的奉献精神。

  麦金尼斯,法吉亚诺,弗雷克,哈特索尔,德雷克和钱德勒被授予勇气奖章。在扎哈里地区巡逻期间,第1排将继续对叛乱分子及其基础设施实施摧毁和破坏任务。第1排的许多“特殊任务”仍然保密。然而,司令部指挥官后来暗示,麦克沃伊的分队有比其他中队更多的任务,任务比RC南部的任何其他单位都多。”毫无疑问,第1排对于扎哈里区消灭的任务做出了显著的贡献。

本文链接:http://channelsra.com/huoliyanhu/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