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火力掩护 >

令敌人十分头疼的部队围不住、突不进、轰不垮谁带的?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火力掩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40年6月初,住在郑集至双沟之间的水牛冲,召集皖东北地区党的负责人开会。“胡大队”转移到了泗洲城以南、洪泽湖以西的郑集,受命负责这次会议的安全。接受任务后,胡炳云派卫三友连长带一个连在水牛冲保卫和皖东北区党委,他自己则带部队向泅县边境推进,然后派出便衣侦察队、骑兵侦察队和武工队分别往灵璧、泗县境内侦察敌人动向。各路情报反馈回来了,徐州、蚌埠的日军第21师团悄悄在灵璧、泗县一带集中了约一个联队的兵力,准备向水牛冲猛扑而来。

  为了诱敌,胡炳云想出一计,派出部分武工队和一个骑兵排,到泗县境内,寻敌交手。他的这一招是想把日军引向别的方向。可是,此计未能奏效,狡猾的敌人还是径直朝郑集、双沟扑来。胡炳云说:

  很快,他就搞出了个具体的打法,然后,骑马飞奔到水牛冲,当面向汇报当面敌情以及自己的想法。详细询问了作战部署等问题,最后,点头说:

  时值6月,正是插秧季节。赤日炎炎,久旱无雨,禾苗枯萎。一天早上,一支农民模样的求雨队伍,有200多人,抬着土地神和龙王爷的雕像,从灵璧往郑集走来。他们一路上吹吹打打,敲锣打鼓,还有道士在前手舞足蹈,喧闹声打破了清晨的寂静,吸引了许多大人、小孩去看热闹。当这支求雨队伍来到胡大队9连住的一个小村庄前面时,忽然变成了面目狰狞的恶魔,他们从神龛下面抽出,劈里啪啦就开枪扫射……顿时,围观的群众惊呼四散,好几个人倒在血泊之中。

  原来,敌人也侦悉八路军早已严阵以待,难以接近,便也使出了个诡计,让“二鬼子”伪军乔装打扮成“求雨”的农民,发动突然袭击。9连连长立即命令战士们退守村庄,进行抗击。同时派人火速到郑集,向胡炳云大队长报告敌情。

  这时候,胡炳云和大队政委田维扬、参谋长颜立荣、主任王东保正在开会,得到这个消息,又听到西北方向传来激烈的枪声,胡炳云把桌子一拍:“这场恶战开始了!”

  他立即命令3营营长张万春、教导员石瑛指挥l0连反击,把袭击9连的敌人打回去。张万春、石瑛出发不久,侦察员骑马奔来报告:灵璧、泗县的日军分作三路,正在包抄郑集,左路敌人已经快到11连驻扎的村庄了,右路和中路敌人也在步步逼近。200多个日本骑兵横冲直撞飞驰过来了。这时,3营又派通信员来报告说:“求雨”的伪军已被打退,但9连连长和指导员都牺牲了。

  形势十分紧张!胡炳云一面派人去向报告,以便他们做好转移的准备,一面商量对策。政委田维扬说:

  胡炳云想了想,说:“当面的日、伪军有1000多人,武器装备比我们好,如果我们分散兵力,处处设防,与敌人兵对兵、个顶个地打,我们难以抗敌。因此,不如集中l、3营和直属队,先打11连左路的日军。2营在郑集以北的丘陵地带赶修工事,准备阻击右路和中路之敌,待打退左路之敌后,我们再来个各个击破。”

  方案一定,胡炳云就带领1营和直属队赶到11连阵地。这时,11连已同敌军先头部队接上了火,一打,敌军就过早地展开队形,凶神恶煞般地向11连猛扑,可是连续发动了六次进攻,都被击退。胡炳云带领l营和直属队向敌军侧后包抄过来,突然开火,狠打敌人的“屁股”。敌军一看势头不对,只好放弃左路进攻,向中路和右路收缩靠拢。敌军的骑兵在重火力掩护下朝3营阵地北侧迂回过来了。胡炳云立即命令:

  敌军骑兵乱打乱冲却不好打,他们在马上目标比较小,又乱冲着,一会儿伏,一会儿卧,一儿会挂,还来几个藏的动作,战士们很难打中这伙“人兽一体的野兽兵”。转眼间,他们冲撞过来,前面几个“野兽兵”已跃上了3营阵地,挥舞着马刀乱劈乱砍,几个战士被砍倒了。胡炳云见情况十分危急,右手一挥,急得大喊:“快打骑兵的马肚子!”

  轻重机枪立即向这伙“野兽兵”横扫,这下找到窍门了,直打得敌军人仰马翻,一下子就倒下去五六十个。这下他们乱了队形,仓皇往回奔逃。

  “人兽一体的野兽兵”没有取胜,一会儿,敌军的山炮、掷弹筒又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炮弹炸得大地颤抖,树木折腰,不少战士的鲜血染红了军衣,浸湿了泥土。胡炳云大喊:

  战士们明白了他的意思,大队仅有的几门迫击炮在瞬间瞄准了敌炮阵地。“轰隆隆!轰隆隆!”炮弹飞出炮膛,不偏不倚地在敌群里爆炸了。这下可好了,炸得敌军的山炮轮子和泥土一起飞到了天空,又狠狠地掉下来,砸在日本兵的头上,浓烟随之又把敌火炮阵地覆盖了。

  敌人对“胡大队”围不住、突不进、轰不垮,便摆出亡命徒的架势,不顾一切地发起猛烈冲击。胡炳云一看黑压压的一大片的日、伪军像一群饥饿的乌鸦,哇哇聒噪着,蜂拥而来了,悄声命令说:“沉住气,等敌人靠近再打!”

  等敌军一靠近,胡炳云的手枪“砰”地一响,战士们的手榴弹、步枪和轻重机枪一齐怒吼起来,敌军立刻纷纷倒地。但是,这些日本兵就像打不尽似的,打退一批,又冲上来一批,“胡大队”的伤亡也在不断增加。这时的皖东北区党委会议正在开着,一旦敌军冲越过去,皖东北的“头头们”就可能很危险了。战斗进入了殊死决战的白热化阶段,双方从射击到拼刺刀,在阵地前开始了硬碰硬,你的枪柄撞击着我的枪托,刺刀拼得“吭嚓吭嚓”地响,刺进了人的躯体,鲜血像喷泉一样地射出。“胡大队”从大队长到炊事员,全都投入了白刃战,个个杀红了眼,见着日本兵嗷嗷叫着冲上去刺杀。3营营长张万春刺得火气大发,一把脱去上衣,抡枪舞刀,杀在前头,喊着“嗨!嗨!”助力,结果,连嗓子都喊哑了。9连连长、指导员都牺牲了,副指导员刘焕伟报仇心切,左挑右戳,突刺后击,一个人就撂倒了七个日本兵,刺倒一个,喊一声:“连长,我杀了个凶手!”再撂倒一个,喊一声:“指导员,我为你报仇了!”刺着刺着,他还突然向日本兵射出一梭子弹,又扔手榴弹,打得日本兵瞠目结舌,“扑通扑通”应声倒地,一个日军少佐惊讶得一走神,就做了另一个战士的俘虏。

  但是,这场血战,战士们也牺牲很大,有个战士拼刺刀,被日本兵刺中八九处,肠子都流出来了,他大喊着扑向一个日本兵,和他扭打在一起,最后两人都相互“咬”死。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战斗形成了僵持局面,阵地上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这时,大家才感到肚子饿得咕咕叫,嗓子干得冒烟,浑身又累又乏。胡炳云和大队几个干部也拼刺刀,但是毫发无损,他们帮助伤员包扎好伤口后,吩咐大家:“赶紧吃东西。”休息一下,当一切都隐没在黑暗中的时候,“胡大队”又显开神威了。各营连派出小分队,从各个方向袭扰敌人。日军地形不熟,疲惫不堪,又知道八路军夜战的厉害,不敢恋战,悄然退却。胡炳云又带着战士们乘势追杀一阵,最后变成了日军跑,后面“胡大队”撵,一跑一赶,他们一直把日军撵回了泗县、灵璧县城。

  这一仗,“胡大队”歼灭日、伪军400多名,其中日军300多名,俘虏了一个日军少佐。但是,自己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伤亡了200多名。第二天,胡炳云到那里汇报战斗情况时,说:

本文链接:http://channelsra.com/huoliyanhu/194.html